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寸角土皇帝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也就是王团剿匪第二年,喇叭寨李秀成二十八岁了,一年到头苦钻泥,有时还给别人打零工,到头来依然缺衣少食,婆娘也讨不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也就是王团剿匪第二年,喇叭寨李秀成二十八岁了,一年到头苦钻泥,有时还给别人打零工,到头来依然缺衣少食,婆娘也讨不到一个,只好到大路上去唱歌:  吃不愁,穿不愁,裤子扯像马笼头。  ……  越唱越心酸,他不想干活了。他不让母亲知道,悄悄卖了几台薄地,买了一支独角龙。  李秀成别样不行,却有当土匪的天份,不要人教,自聪自明。有了枪,他舍近求远,准备到外村去抢劫,一看这里有碉楼,那里有家丁,狗咬刺猬无处下口。正着急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绑舅舅的票。于是个就向舅父下手。  李秀成把舅父绑上,舅父问:  ——你要干什么?  ——绑你的票!  ——我是你舅舅呀……  ——准叫你有钱?  ——我没有钱呀……  ——我不管。拿钱就不绑,没有钱就往山上走!  舅父不走,李秀成猴急了,独角龙逼到舅父后脑勺上。舅父脖子一冷,心里一颤,只好往山上走。翻了几座荒岭,到了平顶山,李秀成把舅父关到一个岩洞里就回家了。  有人在不远处看到李秀成绑了舅父,就急忙告诉了他的母亲。  李秀成回到家,他妈劈头就问:  ——秀成,你绑票也真是六亲不认,为什么连舅舅也要绑?  ——谁叫他有钱?  ——河对门黑塘石木匠也有钱呀!  ——他是走财。  ——什么叫走财?  ——走动的财,难得去找的财。  ——那你舅舅是什么财?  ——坐财。  ——哦,坐财不动,绑票好绑些啊?  ——正是,妈说得不错。  ——那你要告诉我,你把你舅舅关在哪里,我也好去给他送饭嘛!  ——饭我自己去送,你只要去给外公外婆讲,钱到放人。  ——多少钱?  ——三千大洋。  ——太多了,一千行不行?你舅舅一家人还要吃饭呀!  ——不行。叫去就去,少罗嗦!  匪令一下,三千大洋全部到手。李秀成的母亲从此也就无脸走娘家,郁郁而终。  寨上有几个混混,见了李秀成抢的大洋眼红,来找李秀成入伙。李秀成喜不自胜,买了几支“盒子炮”,拉起了小股土匪。  所谓“众人棚柴火焰高”,几个混混给他出主意,叫他把保安河两岸两个甲的甲长叫来,派粮派款。李秀成按计行事,股匪有了粮饷。  光有粮饷不行,几个光棍又抢来几个妹子做婆娘。有了婆娘还不满足,秀山、里耶的艳行里那些妓女也要见识见识。见识那些妓女要钱,这回要打石木匠的主意。  李秀成分派手下几号人,有的坐地做眼线,有的暗访当探子,把个石木匠的走财探听得一清二楚,又知道石木匠三弟兄在里耶做手艺,必须上下走动。  一次,趁石木匠三弟兄携带几搭裢大洋回家,李秀成股匪就在庙嘴下手抢劫。“不准动!”李秀成虽然蒙了面,但话音变不了,被石木匠听了个真真切切。  石木匠回到家,把父母和三家的大人、小孩都喊来开家庭会。石木匠说:“现在平顶山下喇叭寨李秀成为匪,连他舅舅也要绑票,我们惹不起他,只有替他走,房屋田地都不要了,下洗车开荒去吧!”  一大家人唉声叹气,都说只有这个办法。于是,全家人星夜行动,到了里耶,被人留住,因为里耶人相信他家的木匠手艺。。  李秀成股匪抢得了石木匠三弟兄的钱,又快活了一阵子。  后来,股匪见石木匠走了,周围财大户有家丁守护,到远处去又怕遇上克星,于是坐镇保安河两边的两个甲,当了十年寸角土皇帝。到了1949年秀山解放,李秀成终于吃了花生米,啃了磨牙草坪坪。   共 13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治疗方式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昆明市癫痫病治疗技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