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新湖资本豪赌温银股权

2019/06/14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新湖资本“豪赌”温银股权本报 胡金华 上海报道自2008年魏东离世之后,涌金系几乎归于沉寂,然而它并没有从市场中湮没,它深埋于

新湖资本“豪赌”温银股权

本报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自2008年魏东离世之后,涌金系几乎归于沉寂,然而它并没有从市场中湮没,它深埋于资本土壤下错综复杂根系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投融资方式,正在被它的后起之秀重新演绎,既隐秘又激进。

7月26日,本报获悉,一款名为道富资产-上海创投专项管理资产机构的信托产品在市场上悄悄发售完毕,而这款产品还有一个公开名称,是由中融信托发行的中融-上海创投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根据其披露的信息显示,该计划募集总金额为3.9亿,投资期限为个月,分为三档利率,100万起售年化收益率为8.5% ,300万起售年化收益率为9%,1000万以上年化收益率则为9.5%,投资方式为权益投资。

发现,一款平淡无奇的信托产品,背后却隐藏着玄机。该产品公告称,这一信托项目资金是用于购买新湖控股持有的标的股权收益权,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日常支出,其信用增级情况是股权质押,新湖控股将其持有的上海创投95%的股权为其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并办理公证及股权质押登记;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黄伟、李萍为新湖控股的回购义务提供连带担保、并办理公证。

“事实上,这款产品公开发售之前,基本上已经被市场上认购完毕,而所谓的资金用途中所指的标的股权收益权,就是温州银行股权。”苏州一家发行这款产品的第三方财富公司老总告诉,去年8月,新湖控股旗下的新湖中宝以每股3.8元的价格,耗资13.3亿元获得温州银行3.5亿增发新股,一举成为温州银行大股东。如今新湖控股卷土重来,又将目标锁定在温州银行股权上。

而这,与涌金系在2005年借道云南国投获得浦发银行股权、2007年通过千金药业与九芝堂竞购交通银行国有法人股的做法,简直异曲同工。

银行股权“盘中餐”

在四板市场(地方股权交易中心)上,温州银行的股权无疑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尽管温州银行并未现身A股城商行IPO队伍,但作为温州金改的重要标志,温州银行管理层已经放出“H股上市”的豪言,并且五年内使得注册资本提高到120亿。

就在7月18日,一笔783万股的温州银行股权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这也是该笔股权第二次挂牌,次是6月12日,当时竞价起始价是4.1元,并未成交,如今竞价起始价已调整为3.8元每股。

3.8元,正是去年新湖控股通过新湖中宝参与温州银行定向增发股权的价格。如此的巧合,似乎就在等待新湖控股完成融资再悉数吃进。

根据目前可查的信息,发现,今年5月16日,温州银行单上竞价转让股权在温州市股权营运中心上竞价系统成功转让,总共26692股报价为每股4.69元,相比起始价4.10元溢价14.39%;5月30日,第二单343281股的温州银行股权终以每股4.52元成交,同时,还有两笔合计34万股的温州银行股权在浙江省产权交易所转让,转让价也远超过4.1元。

“早在两年前,新湖控股就想要进入温州银行,当时作为温州银行并列大股东的华融资产,三次挂牌出让其持有的温州银行7.09%总共1.07亿股权,经过20多轮的角逐,新明集团以溢价5800万元的价格获胜,折合每股4.11元,黄伟则在竞争中败北。”上海私募圈人士梁伟涛(化名)告诉,一年之后,新湖中宝终于通过参与温州银行定增,不仅价格更实惠,数量上也是次的3倍之多。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查阅温州银行2013年年报时发现,温州银行若要在A股上市有很大的难度,在报告期内,股东总数达到1901户,其中国有法人股9户、其他法人股98户、自然人股1794户,这距离《公司法》规定的,对于设立股份制公司发起人的人数规定是“2人以上、200人以下”的规定显然相去甚远。

但是温州银行早在2007年的时候就已经导入上市企业辅导,此前温州银行董事长邢增福就对外表示,打造公众上市银行始终是他们的标杆和方向,同时对于上市,温州银行会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今年3月,市场有消息传出,温州银行已经向当地银监局递交了上市申请,而且有意去香港融资。

“温州银行明确提出未来3到5年的资本补充规划达到120亿元,而在经历了前两年的融资之后,注册资本也就42亿多元。引入战略投资者、发行次级债、定向增发和IPO是多条路径,温州银行两轮增资扩股引得无数资金涌入,这些资金显然将赌注压在了其上市目标上,不过若温州银行无论是想要登陆H股还是A股,仅靠之前两轮增资还远远不够,一份漂亮的业绩报表还需要更多的资金去支持。”一家券商机构银行业分析师李铭(化名)告诉。

在梁伟涛看来,新湖控股在市场上通过信托融资4亿,并且愿意许下对投资者年化8%-9%的固定收益,就是要进一步集中温州银行的股权,助推温州银行上市,在已经稳坐大股东位置的同时清理障碍,把中小股东的零散股权回收进自己囊中,这些融资成本对新湖控股而言并不高。

谁的融资手段

通过借道信托的方式去市场融资,显然不是新湖控股、温州首富黄伟的首创,这其中隐藏着涌金系的“魅影”。在十年之前,涌金系实际控制人魏东早已将其做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中国的私募资本圈,本身就如植物的根须,到处充满了人情与关系,已然褪下光环的涌金系和现今如日中天的新湖资本,也许从今天的温州银行股权竞购中,还能看到丝丝缕缕的暗影。”上海私募圈一位人士对分析说,涌金系尽管在6年前失去了魏东,但是这几年来他的遗孀陈金霞早已支撑起了这家民营资本集团,这位上海女子利用九芝堂、涌金投资等资本运作平台,拥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

“黄伟比魏东年长近八岁,但其对魏的才华和眼光相当敬佩,在涌金系立足资本市场的过程中,黄伟以及其带领的新湖集团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同时在*ST北生的重组过程中,黄伟的新湖系资本与魏东遗孀陈金霞有过密切的股权转让往来。”上述人士告诉。

如果参看涌金系当年的资本融资方式,其利用控股的云南国投事先并没有通过先设立信托计划,再去收购标的股权的方式,而是先通过收购完标的股权后,再以云南国投的名义过桥转让给其所设置的信托计划,这样一来,就为信托的实际受益人建立了信息保护的隔离墙,如2005年涉及到收购浦发银行有关股权转让的纠纷问题,也与其背后实际受益人关系不大。

斗转星移,今天的温州银行不是昨天的浦发银行,今天的非上市城商行股权转让也并非如之前国有银行股权转让那么敏感。私募资本逐利本身无可厚非,只要合法合规,就可以操作。

“比较现如今众多私募代持股份的上市公司的做法而言,涌金系之前的做法聪明、安全得多。如今新湖控股也有创新,信托借道不仅仅变相拓宽加深人脉资源,也为其后种种资本运作的成功铺平道路,在以前的浦发银行股权事件上,就有涌金系数位高管认购了资金信托计划。如今温州银行作为一家非上市银行,尤其在它的法人股东中,基本都是清一色的浙江民营企业。”苏州一位熟悉涌金系资本运作手段的人士告诉。

本报了解到,新湖控股通过中融信托发行信托产品本是市场行为,但在中融信托发行该款产品之前,其份额早已经被下游的上海、苏州等地的其他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瓜分一空,尤其是苏州一家第三方资产管理机构,就获得了相当的份额,而这家公司由陈金霞控制的涌金集团持有20%的股份,这家公司的其他大股东更是魏东生前的至交好友或是得力干将。

怎么做移动互联网营销
小程序开店
色素沉着-肠息肉综合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