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不用说抱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美好的回忆总是模糊不清,痛苦的记忆却刻骨铭心。——作者手记    1.    初秋的傍晚,太阳像喝多了酒的醉汉,跌撞着身体从西边的山峦中下沉

美好的回忆总是模糊不清,痛苦的记忆却刻骨铭心。——作者手记    1.    初秋的傍晚,太阳像喝多了酒的醉汉,跌撞着身体从西边的山峦中下沉。在将要被大山完全吞没的瞬间,它挣扎着投下血红的光芒,把覆盖着的洁白的云朵烧得通红。云受到太阳余辉的刺激,一下子兴奋起来,摆出各种姿态吸引着路人。城市在即将笼罩上淡淡秋月的同时,点亮了自己的街道。远处,一排整齐的路灯如一串明珠,沿着马路向前沿伸,仿佛在告诉人们道路的走向。不甘寂寞的窗口透出浅浅的灯光,合着悬挂在高大建筑物体上的霓虹灯,和天上的星星斗艳。城市在经过整个白天的沸腾后,渐渐地恢复了宁静。  但这种表面的宁静其实一点也不平静。几只花脚蚊子正乘着这一年的时机,寻找着新的攻击目标;如能在这的时刻吸上一口鲜血,哪怕即刻被冻死,也做得个饱死鬼。而对那些习惯于夜生活的人们来说,这一天也并没有完全结束,他们正搜寻着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目标,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我们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地玩一下!”在一个门面装潢很考究的饭店门口,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慢悠悠地走下台阶,一边用竹签剔着牙齿,一边回头对身旁的年青人说,“你今天一到公司就解决了技术难题,我心里非常高兴,要好好地庆祝并犒劳犒劳你。”“你想去什么样的地方玩?”中年人打了个饱嗝,把牙签随手一扔,掏出手巾抹了一下嘴角。  “我对夜生活很陌生的,”年青人为自己的不经世面显得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现在哪还有玩这个的!”中年人不屑一顾地否决道,“跳舞太累;唱歌也没劲。”“那我们还是回旅馆吧?”年青人不置可否地试探着问。其实他心里很想见识一下夜生活的样子,只是嘴上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那不行!你在我这里就是客人,我要当好东道主。”中年人加重了语气。“我今后还要用上你,不把你招待好了,今后你不肯来了什么办?”“这样吧,”中年人继续说道,“我们先去洗个头,轻松一下……什么样?”年青人沉思片刻。觉着上午颠簸半天,身上粘满了灰尘;下午调试设备,流了许多汗,头皮痒痒,正好洗个头轻松一下,便紧走二步,对中年人说:“那好吧。”他们走进年青人住宿的旅馆。在二楼的转弯处找到一家“美容厅”。  “美容厅”的规模不算大,靠左边的墙壁做成一排低柜,前面放着四张椅子,上面挂着一面大镜子;右边的墙壁用一幅窗帘遮住,旁边放着一组沙发;七八个小姐或是打牌或是边啃瓜子边聊天。整个“美容厅”并无其他男性,显见生意不是太好。  “吴老板,好久没来了吧?今天什么想起了我?”见他们二人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热情地和中年人打起了招呼,并忙碌着为他们泡茶。  “我忘了自己的老婆也不会忘了你呀。”中年人和少妇打趣着说。显然,他是这儿的常客,对这里的情况熟悉得很。  “谁信哟。在这里甜言蜜语,一出门槛,早又把我们忘了。”少妇也不该示弱。她在说“我们”二字时,故意把声音提高了许多。  “我给你带来一位年青人……长得怎样……够英俊吧?”中年人骄傲地介绍着,然后侧身对年青人说,“陆峰,你随便挑一位,洗好头我们再敲背。”被叫做陆峰的年青人脸颊倏地绯红,急忙找个椅子坐下。  “小林,去给客人洗头。”少妇对一位在正在窃窃私语的小姐招呼道。  中年人自己也找了一位小姐,坐在陆峰旁边的椅子上。  小姐的手指很柔软,轻轻地抚摸着头皮,使陆峰感到一阵舒服。这种舒服是陆峰从未感觉过的。他原来去发廊,即使碰到一位女的理发师,动作也粗野得和男人没有两样,和眼前这位温柔的小姐相比,真是天壤之别。陆峰不禁细细地从镜子中打量起她来。  她个子不高,肩膀正好和陆峰的头顶持平,因此在女人里面也不能算太矮;一张苹果脸涂着浓妆,虽显俗气却也添几分妖媚;一件无袖短衫下是二个白净的手臂,款式很时髦,但料子一眼便能看出是低档货。  她觉察到了他在注意她,嫣然一笑,“我脸上长着花吗?”说完便咯咯地笑出声来。她的普通话明显带有四川口音,但声音很细很脆,属于那种典型的女声。  陆峰羞红着脸,把目光转向中年人,“吴老板,如果明天设备运转正常,请帮我订一张回程车票。”“着什么急呀!”吴老板正和给他洗头的小姐打趣得厉害,听到陆峰对他说话,便也转过头来说道,“你在我们这儿好好玩几天,难得来一次就不要急于回去……你又没老婆……我明天打个电话给你老爷子,让他多给你几天假……。哦,对了。前几天你老爷子说要在我们这儿弄个办事处,到时我向他要求把你派来得了。”“可千万别,”陆峰听到要他常住这儿,急得连声否决,“我公司里也有许多事。他一个人忙不过来。”“那就以后再说吧!”吴老板掏出香烟,随手递给陆峰一支,见陆峰摇手,便顾自点上,随即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明天我带你去温泉,到了这儿再不去黄山,死了是要给阎王爷打屁股的。”上黄山是陆峰多年的心愿,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每天上班下班,时间成了的问题。这次来X城的路上,陆峰也想过能上一次黄山。古人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想必黄山定有她独特之处。只是来得匆忙,连一双旅游鞋也没准备。  正当陆峰为没有准备好上黄山而懊恼时,身子有如被电击般地抽搐了一下,随即又松弛下来。这一细微的动作,只有陆峰自己能够感觉出来。一个软软的富有弹性的物体随着她的手的动作而均匀地碰击着陆峰的后背。那是她的乳房,陆峰暗想。女人的身体真是美妙,一个小小乳房就能让一个大男人心旷神怡。陆峰想把后背松开,却有点舍不得;想把身子再挺高一点,却也不敢,只能当作没有感觉的无事人一般,细细地享受着女性特有的温煦,思想却无法控制地飞到了遥远的幻想之中……  “好了,先生!”小姐甜甜的声音把陆峰从幻觉中拉了回来。什么这么快!想到不能继续享受她乳房的碰击,陆峰觉得无比惋惜,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站起来。  “再给他敲个背,”吴老板吩咐着小姐,“你可别见他英俊就把他强奸了!”吴老板毕竟见多识广,说起下流话来也带幽默。  强奸!有女人强奸男人的吗?陆峰暗想。如果她真要“强奸”我,我也乐意。  小姐把陆峰引入里间。原来,在沙发后面挂着的窗帘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房间用屏风挡出几个小空间,每个空间里面都有一张窄窄的床。陆峰依照小姐的指点和衣躺在床上。房间里灯光很暗,无法看清小姐的脸,但这种灯光正好思考问题。陆峰闭上眼睛,思想仍然没有从小姐的乳房上收回来。  小姐的手轻轻地触摸着陆峰的身体,使陆峰感到无比的舒服。渐渐地,陆峰昏昏然般睡去……  当陆峰惊醒时,小姐的手正停留在他身体的下部。虽然隔着裤子,但陆峰仍能感觉到浑身发热,血涌脑门。下面开始不自觉地立了起来,陆峰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想用手阻止她,但手还没有举起却又无力地放下了。  小姐并不说话,她观察着陆峰的举动,见陆峰并没有阻止,便更大胆起来。陆峰已经完全失去了意志,只能任由小姐的摆弄。  ……  陆峰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美容厅的;甚至走到住宿的房间门口,当吴老板对他说再见时也未作任何反应。朦胧之中他好像觉得自己和她有过了某种关系,又好像觉得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他狠命地掐一下自己的大腿,有点痛。  这一夜,陆峰次没有睡好觉。    2.    提一个大旅行袋,陆峰蹬上了去X城的长途汽车。  吴老板终于说服了父亲,让他出任X城办事处经理。当父亲和他商量此事时,陆峰对X城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但这种恐惧后面又有一种渴望;这种既喜又怕的感觉,连陆峰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回事。  “请让一下好吗?里面是我的座位。”一位小姐彬彬有礼地站在陆峰身旁,朝着陆峰嫣然一笑。  据说,男女初次相遇,女性灿烂的笑容会给男性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有时,甚至会成为某位男性一生的追求。  陆峰回以微笑,站起来向后仰着身子,两只手弯曲在胸前,让小姐挤过自己的座位。小姐挤进去时,胸部很自然地蹭到了陆峰的手臂。  又是女性的胸脯。  那天在美容厅的风流,使陆峰产生了想了解异性的强烈冲动。他对那晚的异性接触记忆不清,隐约之中只是感觉到了身体的某种快乐,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当时心情特别紧张的原因。假如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弄清楚女性的秘密,陆峰在心里嘀咕着。  汽车奔驰在江南丘陵地带。山道曲折逶迤。随着汽车不断的左摇右摆,身旁小姐的身体也合着惯性时时碰在陆峰的肩上。人在旅途,和一位漂亮的小姐共坐,真是一件莫大的幸事。陆峰不由得睨斜着眼角,打量起对方来。  她身材修长,白色的体恤衫配上牛仔裤,既现代又大方;白皙的皮肤塑成一张鹅蛋脸,点缀着二个浅浅的酒窝,仿佛拧一下就能挤出水来;一双杏仁眼合着二条柳叶眉,相得益彰、恰到好处。让陆峰欣赏的是她那一头黑发,又密又浓仿佛瀑布般泻在肩上;时不时的,她还用小手指拨弄一下,把散到脸前的长发夹进耳朵,动作既优美又潇洒。  这活脱脱是个大美人。陆峰怔怔地看呆了,竟忘了自己的失态。  小姐觉察到了陆峰在盯着她。或许长得漂亮的人会经常碰到类似情况吧,她并不发怒,而是大方地把脸转向陆峰,轻轻地问道:“看够了吧?!你。”陆峰一下子回过神来,立刻羞得绯红。  “你……长得真美。”“是吗?谢谢!”小姐不卑不亢,说完后把目光移向窗外。  陆峰本想解释几句,但又觉得爱美之心人人有之,解释反而多余。见小姐不再理他,便找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书中的情节吸引了陆峰。那是一个三陪女的故事。  三陪女。陆峰的心又一次飞到了那个夜晚。他有一种犯罪感,觉得自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嫖客,但又可以找出许多理由为自己辩解,比如说是年青人本能的生理需要等等。他对书中的女主人公充满了惋惜和同情,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深深地叹息;显然,他已经把书中的人物和他那晚碰到的小姐联系在了一起。他不知道她是姓林还是名字叫琳;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可他对她或是她对他有恩爱可言吗?一个年青女子流落到出来卖淫,肯定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悲惨身世。他甚至考虑到再去找她,把她解救出来,就像电影里经常放的那种英雄救美故事一样,供她读书,然后再爱她,组成一个家庭;他事业发展,她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为他出谋划策;再然后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旅客们!终点站X城到了。请大家拿好自己的行李,按秩序下车……谢谢大家一路合作。再见!”客车喇叭里传来乘务员小姐标准的女声,把陆峰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走出车站,吴老板开着他那辆白色的丰田已经等候在门口。不知什么,陆峰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句不知在什么地方听来的“开白色轿车的人都花心”的话。他冲着吴老板会意地一笑。在上车的瞬间,陆峰情不自禁地又回头搜寻了一遍出站的人群。她拖着行李箱站在车站门口,目光正好和陆峰相遇。陆峰想请她上车送她一程,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过分的热情很容易使人产生误会。陆峰恋恋不舍地坐进汽车,向着他的办事处驰去。    3.    白洁把眼光移向窗外。江南的景色是美丽的,即使是在秋天,也掩盖不住小桥流水人家的浪漫。  她为小伙子的失态感到好笑,看他那傻傻的样子,分明是被自己的美丽而惊动。她百分之百相信自己的美丽,这从那些年青的同性们时常流露出的羡慕眼神中也能说明问题。她也见过太多的“色狼”,那种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剥掉自己的衣服,然后一口吞下的眼神,即使在光天白日的大街上,也总是显得那么地赤裸裸,好像在他们的词典里从来也不曾存在过“羞耻”二字。可老天为什么会这么不公平?为了母亲的病,她却不得不去奉承他们。俗话说“红颜溥命”真是一点不假,老天在给了自己天仙般容貌的同时,却硬搭上了黄连似的命。她恨这些男人,剥下他们的伪装,浑身充满着腥味;他们自认为有了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但这小伙子不应该属于这一例。虽说他一身名牌,像个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但从他腼腆表情中能确定,他还不属于“色狼”的范围。  透过汽车窗玻璃的反光,白洁悄悄地注意着他。  他静静地看着杂志,从插图来看,这是一本充斥车站码头小报式的杂志。她在候车或寂寞时也买过几本,里面的内容几乎千篇一律,都是一些故弄玄虚的情节。小伙子读这些书,看来品味也不会很高。但话说回来,现在还有多少年青人在读名著?纯文学的作品,市场有销路吗?曲高和寡古今有之,更何况名著读起来累人,哪有通俗类文字既刺激又逍遥。市场经济时代,出书的人想提高一点品味也难啊!  汽车猛地一颠,陆峰的脑袋顺势靠在了白洁的肩上。白洁轻轻地耸一下肩膀,把陆峰的头推了回去。  “女人的肩膀是软弱的,只有男人的肩膀才是依靠。”她想。“可我有可以依靠的肩膀吗?”男人的肩膀在她的生活里也曾出现过,只不过比她的更为软弱。上帝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在送给他一付男人的身体同时,却又在他身体里装了一根小鸡肚肠。他的嫉妒,他的猜疑,他的放荡,毁了她,毁了他们的家,还有她的儿子。   共 35097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诊断检查项目有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治疗癫痫较为专业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苍雪埋城

下一页:试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