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演藝公司假冒北影廠招聘稱靈感來自傳銷

2019/06/06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演艺公司假冒“北影厂”招聘 称灵感来自传销4月17日,西土城锦秋家园面试点,工作人员在为招聘者填写材料,桌上摆着公司负责人李仁星与甄子丹

  演艺公司假冒“北影厂”招聘 称灵感来自传销

  4月17日,西土城锦秋家园面试点,工作人员在为招聘者填写材料,桌上摆着公司负责人李仁星与甄子丹、李连杰等明星合影。4月20日,新京报见到了“北京电影厂演艺部”负责人李仁星,他毫不避讳“演艺部”通过上招聘“吸金”。

  一家演藝公司西土城面試點打出“北影廠演藝部”招牌。

  4月17日,西土城锦秋家园面试点,工作人员在为招聘者填写材料,桌上摆着公司负责人李仁星与甄子丹、李连杰等明星合影。

  考不上专业表演院校,横漂、北漂成为许多人的选择。近日,新京报调查发现,有演艺公司打着“北影厂”的招牌,收钱之后,应聘者连剧组的大门向那边开都不知道。

  中影集团相关人士对此表示,旗下“北影厂”从未以“演艺部”名义对外发布招聘信息。望应聘者警惕,别中了圈套。

  现身说法

  “被夸有演员气质 交了一万零八百”

  在北京充斥着大小不一、参差不齐的影视培训公司,打开他们的站,全是一部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电影的海报,并承诺可将应聘者包装进剧组。低门槛的应聘背后,是动辄上万元的培训陷阱。

  今年是福建人小林来京的第六年,作为北漂,他一直揣着自己的摄影师梦。2014年12月底,小林通过络搜索打开“北京电影制片厂演艺部官”,招聘职位里面恰好有自己喜欢的摄影助理一职,小林果断投了简历。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他接到了面试通知。

  面试地点位于地铁西土城站附近的“锦秋家园”。

  面试过程直接而短暂。“简单问了个人简历,就让我先交5000块钱保证金。”小林说,对方承诺每月工资不低于3000元,并会介绍进剧组。面试官还夸他长得帅,有演员气质。

  接下来,小林被带到北影厂小区的一处住宅内“工作”。获得这份工作的前提仍是交钱,考虑到以后每个月会有3000元以上的工资,小林将自己打工存了一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缴纳了6个月10800元的指导费。

  “我一共在这处住宅里面呆了一个多月,里面有好多和我一样的北漂,都是20岁左右,大家每天做的工作就是在上发布招聘信息,以“北影厂”的名义吸引对方来面试。”

  同样因为看到络招聘而动心的还有来自湖南的小李。她说,进入公司后,一位名叫李仁星的负责人让大家叫他“星导”,并向她承诺会帮她多接一些戏,可以很快出名。得到承诺的小李十分激动,乖乖地交了保证金和一个月的指导费。

  上当

  环环相扣 工作就是“拉下线”

  交了钱之后,没有剧组,没有指导老师,没有电影可以拍,小林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和20多个应聘者每日的工作就是打帮助影视公司继续招人,“拉下线”。

  这处位于北影厂内的办公室,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民宅。小林描述,这里仅有几张办公桌,几台电脑。白天是公司招聘办公室,晚上就变成了应聘者睡觉的“大通铺”。20多个男女分开不同房间,地上铺上被褥,席地而睡。

  小林与20多位应聘者的工作单调而乏味。小林说,他工作的一个月内,没摸过相机,没见过指导老师,更没进过剧组。“我们被招聘进来,然后再帮助他们招聘别人,这样重复下去,有人因受不了离开,但很快还会有新人加入。”小林形容这个过程像“传销”,就是不断地发展下线,让应聘者交钱。

  应聘者每天收的押金、指导费都悉数交给应聘负责人“乔老师”统一保管。多位应聘者证实,每天来此处面试的人有十多人,多时有三四十人,其中一半的人都会缴纳保证金。

  有时为了激励大家,“星导”会告诉大家今天收入几千元或者上万元,等公司做大后,每个人都会有分成。

  “公司盈利看得见,可要想拿到工资或者分成就别想了。”一名仍在该公司工作的知情者表示,像小林这样缴纳1万多元指导费的人不少,有好几人交了四五万元,想要把缴纳的保证金和指导费要回去根本没有可能,“每个月都会有人报警,但公司仍然存在。”

  应聘者们也是靠着演艺公司不断的“画大饼”来维持梦想。小林介绍,每当有同事向“星导”要工资,他都会说公司资金紧张,等以后公司发展起来将会做餐饮、影视等,上市后每个人都有股票。

  这份工作,应聘者小董坚持了3个月。她说,今年一月份通过面试后,她就一直留在这处居民楼内招聘新人,然后指导新人再招新人,其间并没从事任何与影视相关的工作。4月初,小董离开,只拿到了100元钱打车费。

  小林则更惨,全部积蓄打了水漂不说,一分钱也没拿到,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是向朋友借的。

  体验

  只要交钱 演艺公司来者不拒

  没有交够保证金的应聘者,演艺公司也不会轻易将其放过。而是转手把他们送去位于怀柔、密云等地的农家小院,让他们当群众演员。

  4月15日,拨通了北影厂的面试报名,表示要面试摄影助理一职。对方当即表示第二天可面试。

  次日上午,按照面试人员安排,来到锦秋家园一处住宅楼,即上述应聘者面试地点。屋内墙上贴满了电影海报和“星导”与李连杰、甄子丹的合影,工作人员称,这些都是公司参与拍摄的电影。

  自称李晴的面试人员,在询问一些基本信息后,她表示需要给拍摄照片和视频短片,要交500元的保证金。并出示了一份“审核须知合同”。在签名后,对方并未在合同上盖公章,并将合同收回。表示身上只带了100元钱,李晴没有犹豫,将100元收取,并给开了收据,收款方手写为“北京电影制片厂”。

  4月17日,接到通知称面试已通过。再次来到该面试点,李晴表示需要补齐之后才能签订实习合同。称多还能再缴纳100元,李晴仍“笑纳”。

  因未补齐保证金,以及缴纳1800元指导费。面试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情况,留在剧组工作的机会很小,并将派往60公里外的怀柔南华大街找剧组报道。

  所谓的剧组负责人,竟是一名怀柔当地黑车司机。17日下午,一辆黑色轿车接上,司机称他是“出租车”,到站交了50元车费。

  黑车在距离怀柔城区三四公里的一个村子停下,另一辆车将拉到密云金沟村的一个农家院。这里住着三十多名年轻人,他们称都是从不同的演艺公司应聘而来,被转手到此做群众演员。

  内幕

  演艺公司承认“吸金” 灵感来自传销

  采访中,应聘者们表示,能无条件当明星、当演员的诱惑太大了,并且“北影厂”的招牌让他们信以为真。

  公益律师张新年一直在搜集络上关于影视招聘被骗的信息。其间,张律师曾向北京电影制片厂及中影集团求证,他们根本就没设“演艺部”。

  4月20日,新京报见到了“北京电影厂演艺部”负责人李仁星,他毫不避讳“演艺部”通过上招聘“吸金”。“这就和传销似的,我当时做传销交了两万块钱,学到不少东西。”李仁星称,在他们公司都要经过实习期,指导费多交5400元。常有些应聘者因没能进剧组而选择报警,每个月都会两三起这样的状况,但公司仍然经营得很好。

  对于该“演艺部”跟“北影厂”的关系,李仁星无法给出答案,只说,认识北影厂的保安,姓朱。

  实际上据新京报了解,“北影厂”早在2000年正式并入中影集团后,名字也被“中国电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取代。

  4月20日中午,中影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他们并未发布任何“北影厂演艺部”的招聘信息。倒是社会上有不少公司打着“北影厂”的名义行骗,希望应聘者加以警惕,以免上当。

  本版采写/摄影 新京报 鲁千国

  延伸阅读

月经有血块怎么调养
怎样缓解胸部胀痛
经期推后有血块量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