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广东省从化市原副市长方纪章涉贿受审

2019/05/14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广东省从化市原副市长方纪章涉贿受审检方指控方纪章收受现金、干股等约450万元。1.指控2004年5月至2012年间,方纪章为广州

广东省从化市原副市长方纪章涉贿受审

检方指控方纪章收受现金、干股等约450万元。

1.指控

2004年5月至2012年间,方纪章为广州华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经理林某在招商引资、出租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伙同其妻子杨某红共同或单独收受其贿送的广东台某智能技术实业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200万元的干股、人民币现金120万元、美元3000元。

辩称

方纪章称自己只收了3000元美元,而这是多年好友林某送给自己儿子的红包。

2.指控

2011年10月,方纪章利用担任从化市副市长分管经济的职务便利,为其亲戚方某光征地补偿提供帮助,伙同其妻子杨某红共同收受方某光贿送的人民币现金25万元。

辩称

方纪章否认自己收了25万元。

3.指控

2008年至2013年间,方纪章为时任从化市鳌头镇副镇长的刘某中提拔任用提供帮助,伙同其妻子杨某红共同或单独收受其贿送的人民币现金51.34万元。

辩称

方纪章称自己只累计收过刘某中1.5万元。

4.指控

2010年7月,方纪章为广州市诗某雅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某亮购买土地提供便利,收受其贿送的人民币现金10万元。

辩称

方纪章说,当时诗某雅公司与另一家公司发生矛盾,赵某亮找到他帮忙,拿出10万元叫他帮忙“摆平”此事。方纪章说,他认为这10万元 既包括了工作经费,也包含了“感谢费”。 俗话说“上阵父子兵”,现实中,受贿也有“夫妻档”。昨日,从化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方纪章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检方指控其收受现金、干股等约45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检方指控的受贿中就有4单都闪现着方纪章妻子的身影。

8年间共受贿400余万元

方纪章今年49岁,是土生土长的从化人,拥有研究生文化。据公开资料显示,方纪章是一路从基层的普通警察干起的。1985年,方纪章从广州市警察学校毕业后进入派出所当警察,此后当过镇党委书记等职务,2003年方纪章担任了从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2006年,仕途顺遂的他又担任从化市副市长。2013年,方纪章任职从化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但担任此职不到一年,方纪章便在今年3月中旬被双规。

方纪章被控受贿的事实发生在2004年至2012年期间。检方指控,方纪章在先后担任从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从化市副市长期间,利用分管经济工作的职务之便为他人在招商引资、征地补偿等方面谋取利益,与其妻杨某红(另案处理)共同或单独收受林某等五人贿送的人民币247.34万元,美元3000元以及价值200万元的广东台某智能技术实业有限公司干股。

据方纪章在庭上透露,今年3月中旬,他的妻子被纪委带走两天。方纪章说,当时他感觉妻子可能说不清楚,而家中也需要妻子照顾,便主动跟从化市主要领导表示希望亲自去纪委说清楚。后来,广州市纪委来人在会议室将方纪章带走。

“合伙”开公司得“干股”200万元

检方指控方纪章受贿金额的一单是一位叫林某的商人送的。检方指控他伙同其妻子杨某红共同或单独收受其贿送的价值人民币200万元的干股、人民币现金120万元、美元3000元。方纪章说,自己早在1997年左右便与林某认识,一开始是工作关系,但后来两人渐渐变为了好朋友。后来,他曾与林某等人商量要一起办一家做平安钟的公司,总共出资100万元,他打算出资10万元,占股10%。但这家公司一直未获批。

后来,方纪章说他安排亲戚进入广东台某智能技术实业有限公司去“学习经商”。但检方透露的信息显示,台某公司的其中一个经营项目便是平安钟,而方纪章的这位亲戚在台某公司持有40%的股份,总计为200万元。对此,方纪章在公诉人的反复询问下表示,他们要投资的公司尚未开始经营,他还没有出资。但他又表示,亲戚和他共同拥有这部分股份。

此外,检方指控方纪章收受120万元的现金,包含了林某为其垫付的20万元购房首付款和100万元的借款。方纪章称,这些钱他的妻子已经归还了110万元。

时至中午,庭审中还未举证。公诉人申请延期审理。法庭准许,该案择日将再次开庭。

庭审现场

夫妻档

在检方指控中,方纪章一共有5单受贿的事实,其中金额的4单都与其妻子有关。对此,方纪章解释说,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妻子掌握家中财政大权,他本人对家中很多事情都不过问。

亲戚帮

根据方纪章在昨日庭审时透露的情况,除了妻子,方纪章的兄弟、父母、姨甥等人也都多多少少与案件有些瓜葛牵连。审判长问方纪章“难道不知道领导干部不允许经商”吗?方纪章说,他自己知道不能经商,但为了家族发展壮大,才让亲戚去做生意,对此他也在深刻反省中。

太紧张

昨日庭审中,方纪章对公诉人的提问时常“顾左右而言他”。其中一次,当公诉人问他收的一笔钱是“什么钱”时,他答曰:“人民币。”法庭顿时爆发出笑声。审判长只得提醒方纪章公诉人问的是钱的性质,还叫他不用那么紧张。

单饼机
办公家具定制
南城防水补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