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希腊闹剧震荡全球市场人民币依然坚挺

2019/10/13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希腊闹剧震荡全球市场 人民币依然坚挺欧元区的上空阴云密布。救助方案的否决,让希腊人民迎来了短暂的民主胜利,然而等待这个国家的却是漫长且未

  希腊闹剧震荡全球市场 人民币依然坚挺

  欧元区的上空阴云密布。救助方案的否决,让希腊人民迎来了短暂的民主胜利,然而等待这个国家的却是漫长且未知的金融风暴,全球市场也在时间产生连锁震荡。

  7月6日,欧元区核心国家股市大跌,债市受避险资金追捧,意外受到牵连的港股出现逾三年来单日跌幅,欧元对16种货币全线下跌,人民币亦承压波动增大希腊事件的威力仍不容小觑。

  招商证券(行情600999,咨询)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对《财经》表示,希腊退欧概率的增大,对全球金融稳定带来潜在威胁。但人民币汇率承压只是阶段性的,央行维稳汇率的态度很明确,能力更是不容置疑。

  希腊闹剧引发股债冰火两重天

  希腊闹剧是否会演变成一场广泛而持久的资产抛售潮目前尚无定论,但6日全球市场的表现足以给市场敲响警钟。

  北京时间6日清晨,希腊终以61.3%的比例否决了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提出的救助方案,全球市场也以快的速度做出回应。当日欧洲市场开盘后,欧股纷纷遭遇重挫,欧洲斯托克50指数下跌1.67%,德国DAX指数开盘下跌2%,法国CAC指数开盘下跌1.6%,英国富时100指数也未能幸免,开盘即下跌1.1%。

  让市场颇为意外的是,6日香港股市意外受到波及,损失惨重。当日香港交易所股价收盘跌9.6%,为2008年来的单日跌幅。恒生指数收跌3.2%,亦创下2012年5月以来的单日跌幅。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除受A股影响外,港股暴跌与希腊公投结果不无关系。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章俊对《财经》表示,香港市场作为完全开放的市场,一旦出现类似希腊这种风险事件,反应十分迅速。资金出于避险需求,会快速从香港市场流向美国等较为安全的市场,对香港股市造成拖累。

  缺乏安全感的投资者纷纷逃离股市投入债市怀抱。6日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2个基点至1.98%,德国10年期国债跌7个基点至0.723%,法国、意大利与西班牙10年期国债亦纷纷走低。此外,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同样出现急速下跌,希腊公投结果公布后,收益率立即由2.386下跌到2.277。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重灾区的希腊国债收益率飙升240个点,至17.254%。

  尽管股市遭遇抛售,瑞银全球首席投资总监MarkHaefele坚持认为,投资者应该继续把关注重点放在欧元区股票的长期有利前景。随着事态发展,我们预期欧元区股票短期将遭遇抛售,但是在6个月战术投资期内增持欧元区股票依然适当。我们相信在必要时欧洲央行有能力缓和希腊危机向外蔓延。随着未来几个月欧洲央行继续实施量化宽松政策(QE),边缘国家债券的风险溢价有望继续收窄,而欧元区股票将重拾升势,并将随着企业盈利增长升势将走强。

  不惧希腊动荡人民币依然坚挺

  希腊公投对国际债权方救助方案说不,导致6日欧元应声下跌。亚市早盘,欧元对16种货币全线下跌。其中,欧元对美元盘中跌幅一度高达0.88%,截至发稿时,欧元下跌势头有所收敛,1欧元可兑1.1019美元。而受牵连的澳元对美元在盘中也一度重挫2.11%,创2009年以来跌幅,目前1澳元可兑0.7499美元。

  在巨大压力下,人民币汇率与前几日基本保持平稳,并未出现大幅波动。6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收于6.2089,上一交易日收报6.2057。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6.1172元,较上一交易日6.116的中间价略有下调。

  某商业银行外汇交易员对《财经》表示:虽然6日人民币即期汇率盘中略有下跌,但感觉希腊问题对汇率影响并不大,欧元对美元也没有太大反应,与上周五收盘还略有上涨,虽然短期冲击不可避免,但市场对希腊问题前期已经有了准备,并未出现欧元大跌的情况。此外,该交易员认为,目前人民币汇率仍以盯住美元为主,因此近一个月波动并不是很大,但可以明显看出人民币走势基本上美元指数走势负相关。

  欧元下跌对于那些与欧洲有着贸易往来的企业来说,影响有多大呢?银行用欧元结算的客户并不多,金额也不大,所以没有明显影响,而且欧元的汇率波动向来比较大,因此对于那些大量用欧元结算的企业来说,一般都会提前采取套期保值措施,因此希腊带来的影响有限。该交易员说。

  MarkHaefele则认为,希腊对于全球外汇市场的影响不会继续发酵,因为一旦全球避险情绪升高,美联储不会坐视不管。瑞银认为,如果对希腊的担忧导致美元大幅升值,美联储很可能延迟加息至9月之后,甚至到2016年。

  希腊事件威力还有多少

  希腊反对救助方案阵营的票率远远超出公投前民意调查的预期,令市场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看法发生了质的改变。

  摩根士丹利欧洲经济研究团队目前已经把在未来12~18个月内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从之前的45%提升到60%,这一概率在业内也几乎成为共识。

  章俊对《财经》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希腊本身而言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退出欧元区可以使希腊央行重新从欧洲央行手里接掌货币政策的话语权,通过发行新货币并大幅贬值来推动出口。但问题是希腊不是一个传统的出口型经济国家,出口仅占其GDP的1/3左右,而旅游业也仅占到15%左右,因此对希腊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型经济体而言,货币贬值对拉动出口需求的效果不明显。而且希腊国内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以及长期以来的官僚主义的蔓延也将大大抵消来自货币贬值的好处。更为重要的是本币贬值会导致进口价格的飙升,从而推动国内通货膨胀迅速上升,如果希腊央行为了防止演变为恶性通胀而加息的话,就会抑制国内需求从而进一步拖累经济。

  而对于IMF和其他欧元区援助国来说,他们对于希腊如今强硬的态度不无道理。一方面目前欧元区经济已经有明显改善,特别是以前也遭遇危机的南欧国家比如意大利的经济都已经开始复苏,而且欧元区的银行系统在过去几年已经降低了对希腊相关的资产配置,从2010年将近2000亿美元的规模下降到不到350亿。总体而言,欧元区受希腊退出而可能受到的冲击并蔓延开来的系统性风险也有很大程度的降低。反过来说,欧盟如果对希腊妥协并让其继续留在欧元区,结果是会破坏现有的规则,从而在长期内对欧元区作为一个货币联盟的可信度和约束力造成负面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IMF也不希望如果对希腊妥协所可能招致双重标准的嫌疑,因为这会为将来对其他潜在新兴市场国家的救援的时候树立一个坏榜样。

  时间的冲击肯定会有的,但市场完全有能力消化中长期的影响,长期的冲击有能力避免。章俊对本报说道。

设计
资讯
处女座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