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侠】杀手

2019/09/14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三更,夜正深,月如水。同福客栈已经打佯关门了,各处房间也早都熄了灯,除了偶尔的“纺织娘”再无半点声息,这样沉静的夜,确实是该休息了。

三更,夜正深,月如水。
同福客栈已经打佯关门了,各处房间也早都熄了灯,除了偶尔的“纺织娘”再无半点声息,这样沉静的夜,确实是该休息了。
月色如水,洒进了一扇没有关紧的窗子,一条身影若鬼魅一般站在门口,怀里揣着一支剑,正定定的站在门外,动也不动,他伸出右手,似乎是打算敲门,却终究没有敲。
微风吹动没有关紧的窗户,发出了一丝声响,罗帐内起来一美貌女子,燃了灯,披了外衣,过去将窗子关严,就再没有回床上去休息,只是坐在了桌子上,缓缓斟上一杯清茶,细细的抿了一口。看她眉目之间,不过二十三四,正是青春美貌年纪。
门,终于响了。
那女子开了门,如墨长发尚未挽起来,随泻而下,面目间满是慵懒,待得看清了门口这人,女子满脸惊谔道:“你是谁?”
“我,我叫断镡”,那人道:“师傅说“镡”是上古兵器,似剑而狭小”。
女子又问一句:“你是谁?”
“师傅捡我回来的,我没有姓名,师傅给我取了名字叫断镡。”那人一副天真模样,“请问,姑娘你是不是“缺月”箫竹韵?”
女子道:“是我,你找我有事?”
断镡沉默半晌道:“师傅叫我暗杀你。”
箫竹韵险些笑出声来,自己自出江湖,也遇到不少人追杀,却从来也没见过这般可爱的杀手,看断镡脸庞,多不过十六七岁光景,竟也要来暗杀自己,说了是暗杀,也不趁自己睡着了,悄悄的摸进房间,一剑结果了自己性命,偏要在门外站那么久,还要敲了门进来,再对自己说明来意,委实可笑。“那么,你打算怎么暗杀了我呢?”箫竹韵忽然很想逗逗这个可爱的杀手,竟然随意坐了下来。
“师傅说,你箫刀双绝,叫我一定小心,还吩咐我说,一定要将你刺杀了。不然,我师傅就危险了。”断镡确实很天真,也难怪,十六七岁年纪,正是满怀春梦的年纪,却要来杀人,而且,很显然,断镡这是次杀人,手法还很生疏,似乎和箫竹韵这样一位美貌女子谈天说地也是一件挺美的事。见箫竹韵坐了下来,断镡也在一边寻了椅子坐下,双手依旧将剑紧紧揣在怀里。
箫竹韵给断镡也倒上一杯茶,断镡左手牢牢的揣住剑,右手接过茶来一饮而尽道:“谢谢,只是,茶已喝过,话也挑明,我想,我是该要将你刺杀在此了,不然,师傅一定会生气的了。对不起,请出招吧。”断镡站起身子,一剑飞扬,直指箫竹韵,只是,那剑锋,果然是断的,果然是断镡!
箫竹韵一式“凌空渡云”后跃起身,平平落向自己床铺,自枕下抽出一柄秀气弯刀,刀身窄薄,刀弧圆滑,宛若上弦月。断镡一剑破天,再次直直刺来,似乎,他的剑法就只有一式——刺!杀人是刺,格挡也是刺,因为简洁,所以有效。箫竹韵右手弯刀接住剑,左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玉箫,玉箫也一般前刺,刺向断镡脖子,断镡身子后扬,若腰折一般避过这一箫,手中断剑依旧再刺。
只是这一剑刺来,准头就稍偏了,箫竹韵就床上跃起身子,半空中翻滚而出,落在房间正中,再不手下留情,既然有人要来刺杀自己,不管来人是否天真,终究也是要自己性命,断然是留不得的。断镡见箫竹韵已离了床头,身子本来后仰,不待起身,顺势后翻依旧一剑再刺。箫竹韵右手“孟德献刀”,弯刀划向断镡胸勒,左手玉箫以打穴手法点向断镡喉头,其实,她右手刀不过虚招,断镡身子后退半步便能避开,杀招只在左手箫上,这一箫点来,看似点向喉头,其实可上可下,上则打向“人中”、“印堂”,下则点中“心坎”、“玉门”、“丹田”,一招笼罩断镡上身。
这一招若放在江湖上,实是无人能敌。断镡却并不后退,似乎他根本就不知道退让,也许,他的存在本就只为了刺杀箫竹韵,挺剑再一刺,这一剑刺向箫竹韵“乳根”穴,刺女子“乳根”这样的穴道,在江湖上但凡还有羞耻之心男子,是再也不肯使如此无奈的招式的。只是断镡却全然不知一般,依旧刺了,而且,因为他只一式,并无变招,所以要更快。
“下流”,箫竹韵险险避开来剑斥道:“你要不要脸?”
断镡收了剑,满脸疑惑道:“我是来杀你的,跟要不要脸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若一剑刺中你乳根,当然也就可以趁势追击,再一剑刺穿你的咽喉,任务就算完成了……”也是,杀手,本来就该以完成任务为目标,哪里在乎什么要不要脸?
箫竹韵满脸通红,恼羞成怒,左手箫右手刀,一轮急攻下来,累的气喘吁吁,却终究没有打中断镡,反被断镡一剑压在了脖子上,断镡道:“你输了,我该刺杀你了。”一言既毕,挺剑就要刺穿箫竹韵脖子,箫竹韵本已闭上双眼等死了,却迟迟觉不到疼痛,睁开双眼,只见得一截剑尖正刺穿了断镡心脏,漏出的半截,犹在滴着血。
“断镡”,箫竹韵忽然觉得很吃惊,忍不住叫道:“你,你怎么?”
“箫姑娘,你我又再见面了”,断镡身后转出一清秀男子道:“五年前,我向你求婚,你竟然说我们年纪相差太大,还骂我是采花淫贼,当日,我不是你的对手,五年来,我自知自己功夫再难寸进,所以寻了这傻徒弟。”
箫竹韵恨道:“他是你徒弟啊,你怎么能杀了他?”
“我救了你,我若不杀他,你就死在他的剑下了,现在我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该以身相许了吧。”来人阴笑道:“而且,我这一剑,也是经过了断镡同意的。”
箫竹韵只是不信,来人又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江湖传言说有一种武功一定要死而复生才能练成?”
“偷天续命?”箫竹韵不禁失声,“那只是传说,怎么可能有人被一剑刺穿了心脏还能再活过来?”
“活不过来,那是他命不好,学不得这门上乘武功,正好,你也跟他打了这么久,想必也累了吧,今天,你就准备嫁给我吧。”来人自断镡体内抽出长剑,舞个剑花,一式“回风舞柳”刺向箫竹韵,显是存了拣便宜的心思,就要趁了箫竹韵已斗了良久,气力不接真气不纯的时机制服了她,好用来满足的淫欲。箫竹韵急切间挥刀来敌,只是,她本与来人功夫只在伯仲间,就算自己稍高,也高不了多少,更何况自己方才已与断镡打斗半天,实在是累了,不过数十招间已落了下风。
眼看来人一式“鹰击长空”就要扑中自己身子,箫竹韵苦笑,闭上眼睛,只待等死了,忽然听得一句痛叫,睁眼一看,断镡不知何时已站起来了,依旧是满脸的天真,手中断剑却正刺穿了来人的脖子,来人双眼圆睁,满是不信与恐惧,却再也发不出半点声响,就此气绝身亡。
三年后。
江南,春雨寥寥,行人更少,便纵有人也不过遮伞而去。
远处青石桥,一伞若隐若现,待得近了,伞下一男一女,女的花容月貌,无比温柔,正执了一柄玉箫奏着一支柔缓的曲子。
男的,右手撑了伞,左手紧紧揣着一支断了半截的剑,待那女子一曲奏罢,才弱弱地问道:“姐姐,我真的曾是杀手吗?”
女子满脸爱怜,收了玉箫将他紧紧抱住道:“不是,我们都不是。”
春雨依旧,薄雾缭绕,一伞两人渐行渐远,终于不见,就连痕迹也被春雨洗去,远处,几枝垂柳随风舞动,一只燕子在春雨里穿来穿去。

共 26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名叫断镡的青年杀手,竟然向刺杀对象美女箫竹韵自报家门,这委实是一件既可笑又奇怪的事情。箫竹韵给断镡倒上一杯茶,断镡接过茶来,一饮而尽后,便一剑直指箫竹韵,箫竹韵右手弯刀接住来剑,左手抽出一柄玉箫,二人你来我往打在一处。终箫竹韵不敌断镡,被断镡一剑压在了脖子上。就在箫竹韵闭目待死的时候,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一截剑尖刺穿了断镡心脏,原来这人是箫竹韵昔日的追求者,因当年遭箫竹韵拒绝,故收了断镡做徒弟,要他练一种神奇的武功。陌生人趁箫竹韵大战方歇气力不继,想占她的便宜,孰料断镡不知何时已站了起来,断剑刺穿了那人的脖子……断镡与箫竹韵终成眷属。这是一篇故事曲折离奇结局也堪称完美的小说,出人意料的情节显示了作者过人的想象力,有条不紊的叙述显示了作者较强的文字功底,欣赏并问好作者。【编辑:独臂西狂】
1 楼 文友: 201 -01-04 14:4 :1 的结局委实出人意料,武打描写也扣人心弦,欣赏问好! 边城一浪子,书剑走江湖
2 楼 文友: 201 -02-20 08:44: 6 雨轩兄辛苦啦,你的武侠的确是比在下的端庄许多,和你比起来,我可以给我的武侠下一个定论,叫做流氓武侠,哈哈,你写的人都是货真价实的高手,我还是老老实实写我的小人物,呵呵 这里没有痛苦,也不再会有天使孩子上火怎么办
偏瘫是怎么形成的
孩子眼屎多
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