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航争权落败退出北京小人国项目资金断裂成

2019/06/10 来源:普洱信息港

导读

海航争权落败退出 北京小人国项目资金断裂成烂尾过完眼下这个年,李冬蕾(化名)就被原东家北京小人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小人国 )欠薪两

海航争权落败退出 北京小人国项目资金断裂成烂尾

过完眼下这个年,李冬蕾(化名)就被原东家北京小人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小人国 )欠薪两个春节了,讨薪成功的日子却显得遥遥无期。和她一样遭遇拖欠薪资的员工,多达百名之众。小人国对此采取拖延战术,迟迟不发薪水,而李冬蕾及其他讨薪者选择诉诸法律来维护权益,正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等待薪水到手的那一天。

这场年终欠薪与讨薪的戏码,缘于一个名为 小人国少年儿童职业生活体验城 的项目。

这个项目由小人国与海航集团旗下海航置业耗资近亿元联手打造,号称国内首家少儿职业体验中心,坐落在北京朝阳公园的黄金地段,占地近万平方米。

由前期的一炮打响、大肆宣传,到如今人去楼空、封条紧布,小人国因资金链断裂,成立不到一年便迅速夭折,还拖欠着大笔工程款与员工薪资。在这笔 烂账 背后,潜藏的是小人国创始人骆达和海航方面的恩怨纠葛。

而疑与骆达争夺小人国的控制权落败,海航方面实际已于2012年退出体验城项目。

资金链断裂 体验城烂尾

2008年,小人国创始人骆达在日本东京考察时发现, 儿童职业体验 这种概念在大陆属于新兴行业,大有可为,于是决定掘金这块空白市场,并成功吸引了海航集团旗下海航置业的投资。成立的小人国,骆达和海航方各占50%的股份。

海航实业品牌部工作人员告诉,2010年,海航置业历经多次谈判后约定,以增资形式与小人国合作,合力打造位于北京市朝阳公园的小人国儿童职业体验中心项目,并于当年4月签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海航需支付增资款1877万元及协议借款1700万元。

小人国在朝阳公园有1.2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共建47个生活主题馆,包含140多种仿真职业供儿童进行角色扮演。按照骆达此前的公开说法,小人国体验城要在三年内达到收支平衡,未来还将在全国重要城市开设15家直营店。

曾在小人国担任游戏老师的李冬蕾(化名)向爆料称,小人国一举铺设这么大的盘子,实际经营业绩却并不乐观。骆达靠聘请几大学校的校长为顾问来拉拢生源,但到连顾问的薪资都被拖欠。

小人国2010年10月开业,次年7、8月开始资金链就断了,2011年10月份开始已经发不出工资,2012年元旦起进入停业整顿期,后来骆达耍无赖拒不还债走入法律程序,体验城至今再未恢复经营。

资金周转不灵甚至曾险些酿祸。 被拖欠工程款的装修公司带着铁链、棒子来围堵砸场,我们的学生还正在馆里上课呢,情况相当可怕, 据李冬蕾回忆, 这样的情况2011年共发生过两次。

上述海航人士告诉,海航置业在2010年除了履行原本资金协议,后续在2011年小人国项目出现资金困难的情况下,还通过担保贷款方式支持该项目1898万元,并追加借款支付160万元,实际支付资金近6000万元,远远超过合同协议约定。

小人国一名章姓高管向给出了另一个版本的说法。实际上,双方合作后期海航方和骆达已经分歧很大结怨较深了。据其透露,2011年11月,小人国基本上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骆达急着四处找钱。海航表示愿意作担保贷一笔款,这笔资金足以让企业恢复运作, 我们当时以为年底银行银根紧,钱批不下来,于是勒紧裤带咬紧牙关也要招待相关人士。后来经北京银行私下透露,银行贷款已经批了,只是海航的人竟把担保书撤回去了 ,至此小人国资金链全部断裂, 表面上挺好,实际上使了一招釜底抽薪,玩得骆达团团转。

疑争权落败 海航弃小人国

对于小人国的烂尾收局及与海航方面的恩怨纠葛,曾多番尝试与骆达进行沟通了解,但均遭拒绝。

曾经参与小人国项目的淳正(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越威向提出了他的看法。 骆达是想用这个项目来圈钱,把海航当成提款机了。海航一定程度上是被拉下水了。 在陈越威眼里,骆达有立意不良、中饱私囊的嫌疑, 投了七八千万做这个盘,用内行的眼光来看,真正花的钱不到3000万。

所有的资金都由一个人运转,不受任何制约,而实际上整个项目却做得很烂,所有的建材、设备质量都非常次,完全达不到儿童使用的安全标准。 陈越威说。

李冬蕾也向证实了小人国的 豆腐渣 传言: 以墙面为例,建好不到一年就开始裂缝、渗水、发霉,明显用的是劣质材料。

如果上述指责非虚,动辄几千万的资金,全权由骆达一人操盘,甚至私自落袋,那么海航置业究竟是嫌钱多,还是监管不力?

海航实业品牌部人士向回应称,协议签订后,该项目实际由原股东方面经营团队负责日常运营管理,海航方面仅派驻了财务代表。但由于种种客观原因,财务代表并未实质参与该公司日常运营管理,所有涉及到该项目生产经营的合同及协议均未经海航方面的财务人员审批。

个中原因似乎显得讳莫如深。实际上合作双方各有盘算,交手过招的情节甚至可以用狗血来形容。原本在合作的过程中,海航方并没有涉足实际管理,皆由骆达一手经营。但日子一长,海航方发现小人国经营不善,持续亏损的状态让海航有所不满。

从海航的角度来说,它想让骆达净身出户,骆达当然不肯了,双方互不咬弦。 小人国一高层管理人员告诉。

根据了解,海航置业也非无意插手管理。海航曾经派过来一位叫丑俊花的财务总监,但小人国的财务账目一直都被骆达的前妻张萍所牢牢掌控。海航也曾让一位叫生娜的高管到小人国担任行政副总,但骆达耍起流氓,指使手下几位打手式的保镖围着她讨资金,硬把 被围攻、被恐吓 的生娜给吓跑了 。 双方矛盾早就存在,但这是一个导火索。后来贷款方面出现反复的问题,跟这位副总的意外离去,有非常大的关系。 上述高管谈道。

据另一位原小人国核心部门的主管透露,海航置业入股小人国之后换了一任领导,新旧任领导之间对于小人国项目理念不太一致,跟骆达的交情也不一样,终的目的还是想争夺实际控制权。

由于各种内外部因素的影响,项目后期出现了经营团队人员流失、营业收入低、项目内部资金周转紧张等情况,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角度出发,海航置业已于2012年实质性退出该项目,不参与该项目具体经营等方面的事务。 海航实业品牌部人员向解释道, 当然,海航的体系这么庞杂,小人国其实也算不上一个多大的项目。海航即使想把盘接过去,但这个盘子确实太烂了,宁可像毒瘤一样把它切除掉,海航的态度就是如此。

上述章姓高管向进一步谈道, 不管是管理矛盾,还是权力之争,受损的必然是整个项目,尤其一线员工受罪。 小人国项目虽然构想得早,但挣扎喘息之间,全国各地的少儿职业体验馆已经林立而起,市场已经将小人国淘汰在外, 这场狗咬狗的剧目,注定没有一个赢家。

皮脂腺囊肿
整站seo优化,怎么做效果好
无精症
标签